マユミチャン

小兔和s君

因为专业课程,小兔和她所有的专业同学这一周都要窝在学校西北角的机房里,一天早九晚五对着电脑屏幕画版图。

很糟糕。

小兔抹了一把汗。

机房共有三个空调,两个坏掉了。

第一个上午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在骂娘,剩下百分之二十的同学坐在唯一幸存的空调旁边。

舍友小林捣了捣小兔:"我看那边还有位子,咱们过去坐吧!"

小兔往那边瞥了一眼,一眼就扫到了s君的后脑勺。她犹豫着没说话。

小林可不管,拿起两个人的书就走过去。

小兔犹豫着犹豫着,龟速跟了上去。

她也想过去。
可是她害羞。

我过去他旁边坐会不会太突兀他会不会察觉到我喜欢他会不会觉得我讨厌会不会觉得我不可爱会不会…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小兔还是跟上了小林。

只见小林把小兔的书往s君旁边一放,眼神示意小兔坐下。

s君抬头看着。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小兔一咬牙就坐下了。

今天穿的是红色T恤和长牛仔裤,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边这么胡思乱想着,边打开了课程文件。

(๑˙ー˙๑)

“小兔。”旁边的人头偏过来,“你这个会设置吗?”

小兔故作镇定看着他的屏幕:“会。”

“过来帮我看一下好不好。”

好好好好好好好。
小兔心里飘过如上弹幕。
矜持,矜持。

“好。”

座位有点远,小兔又没戴眼镜,她只能把整个身子都偏过去,趴在s君旁边盯着电脑。

“点开上一层文件夹。”

“恩。”

“这个文件复制一下。”她用手指着。

“恩。”

“把自己的库文件打开…”小兔顿了一下,发现这一步很麻烦光说也说不清楚,“我给你弄。”

她伸手去拿鼠标。
s君松开鼠标的动作慢了一步。

啪!

她的手碰到了s君的手。
她缩了一下。
s君又把鼠标送到她手边。

小兔拿过鼠标边操作边解释:“把这个拖出来…把这个内容清空…把旁边的内容粘贴到空的文本里…恩…就是这样。”

小兔尽量不看他的眼睛,盯着屏幕自言自语。

“可以了?”s君的声音冷不丁冒出来。

小兔点点头,之后输入几行指令就可以打开软件了。

s君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小兔:“…然后怎么打开的来着?”

小兔还没缩回自己的位置,又被叫过来。

怎么这么笨。小兔腹诽。

她坐在s君的旁边,也不跟他说了,直接输了开启指令,然后扭头跟s君说:“每天打开软件都是这个步骤,你要不拍下来,之后照着输就行了。”

“恩,好的。”s君对着小兔说。

s君的声音非常令小兔着迷,每次s君喊小兔,小兔都一阵酥麻,根本无法拒绝s君的任何请求。

小兔听到s君这么温柔的说话,耳根一下就热了。怕被看出异样,小兔低着头迅速缩回了自己的电脑桌面前。

小兔很委屈:这种声音说话就是犯规啊…
s君也很委屈:怎么小兔这么冷淡的?

其他人也委屈:学校连个空调都买不起吗?

很好,这一下午就这么委屈地度过了。

女朋友①

    他和女朋友吵架了。

    不对,不能这么说。
    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真正意义的吵架,那算什么呢?他心里搜索着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两个人之间的局面。

    未果,放弃。

    他整个人仰躺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缓缓呼出一口烟,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眉心。

    窗明几净,液晶电视上映着烟头闪烁,他的身影久久未动,像是睡着了。

    吵,很吵。
    外面工地装修吵,他的心里也吵。

    门铃声一起,就更吵了。
    门铃?他睁开眼。我家的铃?

    门一开,他和她隔着门框对视。一高一低,谁也没有躲开。

    “让我进去。”女友领先一步开口。

    “恩……”他侧身让了一步,眼看着女友从自己旁边挤进去。

    “你吸烟了?”
    听不出情绪,平淡的语气让他心里一堵。不动声色观察了一下女友的表情,又是不带情绪的一张脸。

    啧。他心里更加烦躁。面对女友刻意筑起来的墙,他这个男朋友没有一丝特权,这算个什么事。

    “恩。”

    他也变得冷静起来,不能不说没有带着赌气。

    “我今天在你家睡,不走了。”

    “恩。”

    两个人说完就陷入了一种很奇妙的氛围。女友这边怎么想暂且不提,他心里像是过山车一样上下翻滚,各种想法一时间都涌上了心头。

    我在你家睡。
    这种成年男女之间微妙的口头暗号,从女友嘴里说出来怎他么听都不太敢理解为那个意思。

    “你在我家睡?”
    他按下心里竹笋般涌现的想法,确认一般问道。

    “恩,”女友这边确实瞥着他结结实实叹了口气,“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窗外不知道哪里放起烟花,一个亮光升至空中。
    ——嘭——

    持续着的烟火给现在的两个人又增添了一丝你知我知的气氛。

    我想的那个意思…感觉像是被读懂的他在心里吐槽,你又知道了。

    他心跳越来越快,那一丝犹疑被女友的回答平复后,他又有点不知所措了。怎么跟个万年老处男一样,内心吐槽自己。

    谁还记得文章刚开头的时候说什么来着?很显然我们的男主角因为这个略显热情的女友,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两个人没有吵架,因为女友根本就不跟他吵。准确的说,他和她认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她红着脸吵架的样子。
    冷静,淡定,距离感。这就是他的女朋友。

    昨天是怎么回事来着,女朋友告诉他自己辞职了想去北京上一个培训班,然后两个人讨论中产生了分歧,在争吵边缘女友起身离开。

    他自己在外面待了一会就回了家。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不太受他控制的局面了。

    怎么办?

    “我过几天去北京。”女友的声音从卫生间里飘出来,“已经和这边的房东说过了,北京那边的房子也差不多找好了。”

    他没有立刻接话,摸出一支烟点上。
    “身上钱够吗?”

    “恩。这几年我挣得钱也不算少,就算在北京那边不太顺利也不至于喝西北风。”女友关了水龙头出来客厅,抽了一张纸擦干手上的水。

    “那我…”他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女友咔嚓咬了一口苹果,翘起二郎腿看着他。

    “那咱们就是异地恋了?”
    其实他想问的是:你是不是来跟我分手的?
    他摸不透女友的心思,这句话也不敢问出口。

    “恩…”女友咽下嘴里的苹果,“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个的。”

    他脑子里一根弦瞬间绷紧,内心警铃大作。
   
    要不我先做饭?边吃边说吧。
    等我先去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晒出去。
    你带没带睡衣?要不要穿我的?

    他想说点什么打断女友,但是他没有。女友非常坦率地看着他,他压下内心的不安和焦躁,在女友旁边坐下,深深地抽了一口烟之后把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来回拧了几圈。

    “你说吧。”

    “我不想跟你分手,”女友还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波澜,“可是如果你想分手,我也同意。”

    他脑子运转了几秒钟把这句话消化了一下。
    “如果我要和你分手,你不会伤心吗?”

    “…我理解你。”

    “你会为了不分手留在我身边吗?”

   “不会。”

    两个人都沉默了。

    他心里有点不高兴:“你太狡猾了。”

    “我只能保证自己不因为这种事情主动提出分手。”女友苹果吃了一半递给他。

    他接过来狠狠咬了一口:“如果我要分手你今天还在我家住吗。”

    呵呵,这什么破问题。

    女友深深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让他有些窘迫。
    “不走,当然不走。你要分手的话我就更不能走了,最后一个晚上不是更要好好利用了?”

    话里全是调戏,他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哥们儿还真是被吃的死死的。他不说话,木愣愣地啃着女友的半个苹果。

    “哟,怎么不说话?真是要和我分手?”女友脚尖踢了他一下,“既然这样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打个分手炮吧。”

    夭寿了,女友开黄腔了。

    他瞪回去:“第一炮就是分手炮,你想得倒美。”

    是的,我们的男主角和女友在这一年的恋爱时光里还没有做过情侣爱做的事情。

    “不分手就不分手,你这么冲干嘛。”

    他刚想怼回去,结果看到女友开始脱衣服,整个人都结巴了,你你你个不停。

    外套,短袖,半身裙。

    沙发扶手上搭的衣服越来越多,他两只眼睛不知道放哪里,索性起身把窗帘拉了个结结实实。

    他刚拉好窗帘,忽然从背后被抱住。

    他抖了一抖,倒吸了一口凉气。

    “把灯关了吧?”女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心里酥酥麻麻,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

    他转身朝开关走过去,女友就这么抱着他走在后面。

    灯一熄,整个房间变得昏暗暧昧。

    女友的胳膊滑腻,他一把把背后的女友拉进怀里抱住。

    胸罩,内裤。

    地板上又多了两件杂物。

    “喂!”女友抗议——自己已经一丝不挂,然而抱住自己的这个人还衣冠整齐。就算她再淡定,面对这种情形还是自在不起来。

    他倒是非常享受女友的嗔怪,低着头一下一下亲吻着女友的耳垂,一点都不着急脱衣服。“在客厅?”他在女友耳边轻声询问,女友僵了一下转过头去:“…你随意吧。”

    女友生硬的回答突然让他脑海中出现一个猜想。
    “你…是不是没有经验?”

    女友没有说话,抬头恶狠狠地看着他,忽然一发力把男朋友推到在沙发上。

    她直起上半身,坐在男朋友的身上,房间昏暗谁都看不清谁的表情。女友撩了一下头发,就开始解身下人的裤腰带。可是手法之生疏让男朋友都看不下去了。

    “需要我帮忙吗?”纵然他觉得生涩的女友很有意思,但是真的很折磨人啊…

    啧,什么破玩意儿真的难弄。女友吐槽了一下就示意他自己动手。

    地上的衣服越来越多了。
    虽然空调开着,但是两个人都慢慢变得燥热了起来。

    女友坐在他身上,明显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什么。
    新手,绝对的新手。

    他哼笑,一勾手臂把女友拉下来,一翻身就变了形势。“来,”言语中不加掩饰的情欲,“别着急。”

    “哥哥教你。”他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保险套,这一场情事正戏才算开始。

    两个人,眼波迷离,云雨巫山。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雨,时不时雷电闪烁,照亮客厅一地的缠绵旖旎。

    喘息交错,情欲难平。
    女友初食禁果,这种陌生的愉悦感让她再难保持平日的自持与冷静。

    事毕。
    窗外仍淅淅沥沥,风裹着雨撞击在玻璃上。

    屋内。
    他躺在地上,抱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友。

    两个人静静地待着,谁也不去打破这静谧氛围。

    “…我想洗澡。”女友戳了戳他的脸。
    “为什么。”他不想动,也不想松开抱着女友的手。
    “身上好粘…”
    “一起洗吗。”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手拿开……”
    “我说,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女友戳戳戳,“我要洗澡。”

    他啧了一声,松开了手臂。女友懒懒地翻身准备爬起来,刚刚支起上半身忽然又被拽了下去。

    他非常享受和女友的情爱过程,除了这个过程本身的快感,他还很享受这个和平日落差非常大的女友。
    他看着女友白皙的背部,一个没忍住就把女友拽回了怀里。

    情欲再起,自然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两个人在这一天,打响了他们恋爱革命的第一炮。

    第二天。

    “你去北京参加的是什么来着。”
    “声优培训计划…”
    “…培训结束之后你就是声优了?”
    “不一定吧…参加培训的人不少来着,能签约的应该就几个吧…”
    “以后你出名了,别忘了你在远方还有个男朋友啊…”
    “如果我喜欢的苏尚卿大大没有女朋友,我觉得你就很危险了。”
    “呵呵”
    “……”
    “你还想不想去北京了?”
    “打个炮你变得这么强硬了?”
    “……”
    “距离我去北京还有五天。”
    “呵呵。”
    “你懂不懂?”
    “女朋友欲望太可怕我该怎么办救命啊”
    “呵呵”
    “你去北京之后我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一下探班制度。交叉探望比较公平,你觉得呢?”
    “再议吧。”
    “别呀…”
    “别说话,我困死了,让我睡会…”
    “你先同意再睡。”
    “……安静。”
    “唉你醒醒,别睡。”
    “……”
    “你说什么?”
    “……”
    “…睡着了?”
    “……”
    “…不是吧”
    “闭嘴。”
    “……哦。”

    闭嘴就闭嘴吧。